中国奇石展_中国石展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俞莹的心事,观象的局

2019-11-2 13:07| 发布者: 中国奇石展| 查看: 42| 评论: 0

摘要: 几十年来,我的父亲省吃俭用,淘了几十块心爱的灵璧石,未曾轻慢,都给我留着。打记事,我就知道这是“天下第一石”。不知从何时爱上的灵璧石,这种感情是从“传家宝”“值钱”等认识直接升华到痴爱。我一直在学习赏 ...

几十年来,我的父亲省吃俭用,淘了几十块心爱的灵璧石,未曾轻慢,都给我留着。打记事,我就知道这是“天下第一石”。不知从何时爱上的灵璧石,这种感情是从“传家宝”“值钱”等认识直接升华到痴爱。我一直在学习赏石,看了大量关于赏石的文章,家父在鉴别“真文化”和“假道学”方面也给了我一些指导。我总是认为,那么多有真才实学的老前辈还在一线舞台激情鼓呼,还没轮到我等小辈发声的时候。

但是,近来徐州观象博物馆一场“灵璧石不是天下第一石”的坛论,改变了我的认识。我感觉,我有我的看法,只代表一些年轻人,也应该不算什么洪水猛兽。说错了,还有长辈们指导勘误,这是难得的经历。

就在前些天,10月18日,我看到一个帖子,题目是“观象学术会议|俞莹:灵璧石千年地位流变”。看题目,我就感觉可能自己看不懂,一打开,果不其然。浩如烟海的“历朝历代”和“诗词古章”,莫名其妙的旁征博引、杂乱堆积,穿插着专家几句遮遮掩掩的灯谜,我是直接懵逼了,俞先生好像在向全石界宣告“查资料这一块,老子天下第一”!一篇文章,似乎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很魔性的声音,在我耳边反复念叨:谁都行,就灵璧石不能“天下第一”!------个别上海人,恐慌于头上的毛越来越稀,越来越不甘心仅仅做“赏石学者”,越来越喜欢当“大师”或“资深专家”,我不知道“俞大师”这次想把赏石界往哪里忽悠啊?

俞莹的心事,观象的局

但是,有几点模模糊糊的印象,是我比较迷惑的:同一个事物,俞先生怎么说怎么有理,好像这些“道理”,都是俞老师自家藤上结的瓜,只要贴上“俞莹”的“LOG”,歪的也甜、坏的也甜、硬扭的也甜。用观象的语言,就是:以俞老师的嘴为定。


俞莹的心事,观象的局


一来你看:俞莹先生既然要依靠“史籍资料”来推翻灵璧石“天下第一”的地位,那么你是不是应该要尊重这些“历史资料”呢?但是人家不,人家一方面引经据典查古籍,“拷证”灵璧石“不是天下第一石”,一方面却又要推翻偶然按照“灵璧天下第一石”排序的古籍资料,并霸气地替古人说话“我不涉及褒贬优劣,你别过分解读”------似乎只有俞老师的解读是真理。俞老师对待这些“史籍材料”真是视如家犬,翻手拉过来就亲,复手抡过去就搧。对待观象道场,也是视如公厕,晃着大腿随意便溺。俞老师你这算不算双重标准?是不是显得太过于霸道甚至野蛮?这就是你俞莹先生一直向全石界兜售的“文人赏石”之先进和高尚?

我想问一问:所有史籍资料,只要尊崇灵璧石就都是“不可信”“没有褒贬”和“不可过分解读”吗?俞老师以“考证”之绝学,闯遍全国各地,大家一般都把他当大神供着。但是,灵璧石圈从来没有太把俞老师当什么不得了的人物,而是“四海皆兄弟,来的都是客”,这一点让俞老师一直怀恨在心,所以处处跟灵璧石过不去。这么多年来,俞老师受人之托,合纵连横、左右苟合,坚定致力于把灵璧石打倒、砸碎,努力把某“金主”喜欢的石头架上龙椅(这事还不能反驳,不然又要得罪一批“啥啥石”的石友了,这俞老师真是精于挖坑)。我不想问俞先生收了人家多少“石托费”,但是俞先生赏石的初心则多少让人有点怀疑了。不独灵璧石圈,我想上海赏石界对你这种颠倒黑白、利欲熏心的行径,也不会太认同吧?


俞莹的心事,观象的局


二来你看:“林虑灵璧名宇宙,震泽舂陵稍居后”。一句诗中,“林虑”排在“灵璧”之前,俞先生即闹着主张“林虑石”理应排在灵璧之前(这事也不能反驳,不然又得罪一批林虑石的石友,这俞老师也太精于挖坑了)。俞老师应该是精通诗词格律的,连自己创作的一百多篇“文章”的题目都以五言绝句或单边对联“灌顶”。

我想问:如果把这句诗改成“灵璧林虑名宇宙,震泽舂陵稍居后”,是否合律?是否拗口?诗意是否更美妙?另外,我注意到俞老师比较“有选择性”地信赖诗人,他善于用“陆游”吃掉“杜绾”,赢得棋局。

我还想问:诗人必须是各门类艺术的通才吗?陆游先生写了一首关于石头的诗,就表示他精通各种奇石,成了赏石大家吗?甚至可以跟你俞老师一样要“给观赏石重新排序”?对待古人不能太求全责备,也不能随便欺负,你不能为了把灵璧石掀翻就可以随性“过分解读”他们,这不是一个君子的态度和操守。


俞莹的心事,观象的局


三来你看:俞莹先生的文章,考证类居多,也有部分“人情活”,算是著名赏石专职作家,隐隐要做“天下第一赏石家”。可能因为名气太大,又有“上海”做靠山,俞先生的性子也相应巨大。他的认识就是:我爱你你就好,我不爱你或者我爱你而不吱声,你就一定不好。这好与不好,一切决定于俞莹先生个人的主观好恶。灵璧石排序第一,这是“纯属误会”;别的石头排序第一,那是“众望所归”,不行也行。那么石头本身的文化艺术内涵在哪里?至于把灵璧石拿掉以后,谁坐这第一?俞老师心里当然是预设了标准答案的,也很多次闪烁其词、欲语还休。他往往趁“风黑月高”之夜,隔三差五往灵璧石家院子扔石子,眼见没人搭理他,十分恼怒,胆子也越来越‘熊’壮,终于借着观象的梯子,来强拆老宅了。从这一点,也可以看出披着“赏石文化”外衣大谈“赏石美学”的李昌银先生也不怎么地道,他可能算不上“带路党”,起码属于“开门党”。其一手策划的一系列活动对灵璧石文化的破坏力,远大于俞莹。

通过网搜,我发现俞莹先生一个背景,那就是历史学。学历史的做考证,那是得心应手,特别是跨界到赏石圈,是可以称王称霸的,其实我们也都学过历史。但是,我不知俞莹先生是故意吊儿郎当,还是文学、美学功底太渣?竟然从“灵壁一峰天下奇,体势雄伟身巍巍,巨灵怒拗天柱掷。平地苍龙骧首尾,两片黑云腰夹之。声如青铜色碧玉,秀润四时岚翠湿。乾坤所宝落世间,鬼神上诉天公泣------”这首诗里,揣摩出“灵璧石绝不是天下第一”。原因就是“石”“峰”的一字之差,言下之意,如果是“一石”那就是天下第一,“峰”就不行------灵璧石竟意外地死在一个“峰”上,何其荒诞乃尔?太湖、英石你也要小心,不要碰到糊涂诗人喊你“皱云峰”“瑞云峰”等等,会死石的。事实上,诗人并没有想通过这句诗给灵璧石一个什么神圣的封号,在这种情感面前,用“天下第一”来形容灵璧石都略显轻浮。然而俞先生对诗词似乎并不热爱,仅仅是“按我的需要用一用”而已,但是这已经令赏石界普遍景仰他的文化底蕴了。

俞先生,我来问你:“天下奇”是什么意思?君不见:奇者,大可也。天下大可,非小可而不可一世者------着言“天下”,知否知否俞老师?那么,俞老师你说堪使诗人唱诵“天下奇”的石头,还有谁?

还是这首诗,中间具体描述灵璧石在形质色等方面特点的诗句,姑且不谈。俞老师,乾坤是什么?“乾坤所宝”又是什么意思?------这不仅仅是你“海派所宝”,不仅仅是你“古典所宝”,至于那个什么“方岩”是诗人还是一个地方,有意义吗?方岩不是人就等于灵璧石完蛋------是这样的吗?忽然感觉再这样说下去,对俞老师是个侮辱(他的文章,我也不愿意再讨论下去)。直接看看后面一句“鬼神上诉天公泣”吧,虽然诗人情感有点夸张,但是能“惊鬼神、泣天公”的石头,还有谁?这首诗句句在赞美、尊崇灵璧石,诗人的这种尊崇包含着浓浓的爱意,是膜拜的、独尊的和至上的,如此明了的心声,为什么独俞莹先生不懂呢?难道非要戴先生把诗写成“天下第一灵璧石”八句连珠,你才听得懂?我要是戴复古,我半夜都得爬起来去上海找你。所以感觉,俞老师“目盯一峰,不见全诗”,除了故意装憨讹人之外,就是太妄自尊大以至于欺当代、欺古人、欺天地、欺鬼神了。

俞莹的心事,观象的局

纵观当代赏石圈,大致由两个先生掌舵,一个是“名先生”、一个是“利先生”。这两位先生的主义,就是囚禁“真善美”,让“名”和“利”主宰一切。“名利”治下,赏石圈故然、当然以及必然到处充斥着不讲道义、不讲公理、不讲科学、不讲真善美的信仰。很多人“苍蝇逐臭”一样,本能地扑向所有与名和利相关的东西,砸毁一切与名和利不符的价值观。在某朋友圈,我看到一位石友的呐喊:十四万人齐卸甲,竟无一人是男儿!------这是我能听到的对名先生和利先生最有力的怒吼。

接下来,我们观一观“观象”的象。

撇开观象“学术论坛”的“理论成果”,咱们就看看观象论坛“为灵璧石挖坑”的机巧。一般来说,“第一”都是很受“关注”的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很少有谁跟“天下第二”过不去。确立灵璧石地位的人是客观善意的,拿“灵璧石天下第一”做跳板趁机上位的人,是险恶的、自私的、阴暗的,这相当于给灵璧石挖了一个火坑。试问天下,谁不想自家的石头天下第一?这是常理,无可厚非。但是,灵璧石确实综合实力太突出,而且历史文化的积淀超过数千年时光,“天下第一”的名头已经自然包浆,谁也不应该为了名利、摸着良心予以践踏。对于灵璧石的地位和声望,赏石界无论嘴上怎么说,其内心还是承认的。只是有的人、有时候赌赌气,喷两句痛快一下而已。假若一位玩石头的人手里没有一块像样的灵璧石,那么他一定是心虚的,无论嘴上多硬气。

俞莹的心事,观象的局

徐州观象,先选一个“令天下侧目”的议题,再设计一个可以无限反转的剧本,然后找几个貌似大师的专家,一场“泼灵璧石脏水”的年终大戏,就这样台前幕后地铿锵开演。它为灵璧石刨了个“天下第一坑”,借活埋灵璧石既有理论体系,自许“徐州赏石界领军”,愚弄天下石友的“正义感”,搬弄是非、巧弄权术、借力打力、悄然上位,既要打造观象“天下第一观”,还想天下石友为之歌功颂德,昌银先生聪明绝顶,可谓机关算尽。但是,为图一己私利而弃大义,显然不得人心。观象博物馆运营以来,以谦恭的姿态行系列非常之举,从“灵璧石边界”到推翻灵璧石“天下第一石”称号,一个个议题、一场场活动,貌似“求真务实、正本清源”,实则煽风点火、制造矛盾、引发纠纷,形成地域间、石友间、社团间无益的争执与不和谐,并对灵璧石的声望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。从而打碎“中国现有的赏石理论体系”,进而兜售李昌银所谓的“中国赏石美学”(这个《中国赏石美学》除了书名之外,确实乏善可陈,中国赏石真是让这位倒卖法国红酒的先生操碎了心)。

俞莹的心事,观象的局

我一贯坚信:天下第一灵璧石是先辈们为这个民族留下的文化遗产和无上荣誉,后世万代都要珍惜它、维护它,坚定不移、团结一致、不惜代价痛击抹黑、诋毁灵璧石声望的言行。当然,大家都会青睐这“第一”的名头,这符合人性,因为这个“第一”就是荣誉、利益、先进和地位,是人类社会美好事物的代表之一。但是这是“人心”在作祟,欲望和现实很少能够同步。也正是这种“怕挨骂”的实际顾虑,让很多灵璧石圈的人主张“不要再提第一”,导致在当代灵璧石腰杆直不起来,不敢上舞台,只是十分卑微地蹩在某个角落,看别的石种“城头变换大王旗,你方唱罢我登场”。灵璧石也没有因为那些人的怯懦和忍辱,而免遭攻击与贬损。就在当代,一些对灵璧石的抹黑者,像一个新物种,挟着糟蹋、损毁灵璧石声誉的险恶图谋和变态的狂欢,嚎叫着横空出世。

1

俞莹的心事,观象的局

赏玩灵璧石的人,从来没有谁著书立说对其它石种说三道四,你不懂灵璧石甚至都没有见过,却勇于人云亦云、假想臆断、吠形吠影败坏灵璧石的声望,何其愚昧和粗鲁!------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这就是做人的差距。

没有人能看透,或者说没有人看透而愿意抗争,赏石这个时代被一些文化流氓所蒙蔽、讹诈、奴役,不要说赏石文化自信,就算是一点点根脉,也几乎被虫豸掏空。我想问:姑且放下灵璧石天下第一这个议题不论,就“天下第二石”的位子,当世能不能确立一下?俞老师等等,这个事你们可以尝试一下,整一篇《奇石老二看流变》。


俞莹的心事,观象的局


荣耀千年的灵璧石孕育了中国赏石文化艺术,灵璧石是天下人的灵璧石,不独为灵璧人专享。我们赏玩灵璧石,从来不是考虑它天下第几,而是被它千姿百态的美好和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所吸引。与大自然的作品相比,人类自身何其微末!但是,我们也知道,就算是日本人都没有因为灵璧石不是产自富士山,而否定它天下第一的地位。它在当代反遭诋毁、排挤和打压,成了小脚媳妇。这是一个悲哀!这不光是灵璧石的悲哀、灵璧石圈的悲哀,它更是赏石界的悲哀和这个时代人类文明的悲哀。这个悲哀里激荡着的各种无耻的笑声,则越发让人愤怒。

好在,乾坤有大道,天地有正气。

欣闻灵璧石原产地渔沟镇“观道文化艺术馆”马祥先生公开设擂,以“实物对决”的形式,“一搏仨”对战俞莹、宦振宏和高贵和------这简直太好了!免去你翻箱倒柜搜集资料的狼狈,免去你巧舌如簧提襟见肘的难堪,来吧,“用实物说话”------但是,很可悲!那位在观象论坛上叱咤风云连照片都拍出“二战元首”效果的某大师,却令人失望地说“不啊不啊,咱就文章辩论”------俞老师你到底怕啥?你的“文章辩论”是不是想说:你们渔沟人,穷乡僻壤没有文化,不会写文章,大师我今天就要虐一虐你们这些农民!俞老师,你这次错得更加离谱!我们仅渔沟小学就有三千小童,从小习读圣贤书,随便拉个小童,都可以陪你谈谈《弟子规》或《三字经》,更不要说灵璧石。当然,我们也知道你没有几块像样的石头,更看透你除了“证明灵璧石不好”之外,就不懂什么石头,你仅仅是一个资深的装逼者。你要求写文章辩论,我就写这么个段子,替赏石先贤们给你一记“封眼捶”先,不图打醒你,就想让你睁睁眼,看看这个朗朗世界。顺便提醒一下:俞老师,你以后出门,也不要像来观象一样偷偷摸摸的,为几钱碎银屑就屁颠屁颠跑过去。你来渔沟,想知道什么,我告诉你;想吃点拎点,管足。在这里,也欢迎天下正道同仁光临灵璧石原产地宿州市灵璧县渔沟镇,走一走、看一看灵璧石的真面目,了解、感受一下灵璧石人的胸襟和气度。

另据说,我们渔沟的兄弟们,准备赴上海面对面跟俞老师交流一番,俞老师不敢来渔沟,我们灵璧石原产地农民自带干粮,光明正大地上门找你讨教。

话说到这,顿时感到索然无味,我为什么要跟一伙被洗脑而故意颠倒黑白者论理?他们根本没有打算讲理,他们的任务就是兜头给灵璧石一盆脏水,转身就可以领赏去了。

那就让他们永远地去吧。

但是,灵璧石还在。灵璧石是你的、我的、天下人的;灵璧石过去美好、现在美好,还将越来越美好以致千秋万代。普天之下的石友们,何必受一些别有用心者蛊惑而义愤填膺?何不放下区域和石种的狭隘观念?毕竟,不管你赏玩什么石头,都不宜败坏其他石种,也不应该反对我们维护灵璧石声望的行动。

我们就是要勇于在这个时代勇敢地挺直腰杆、勇敢地大声喊出:我的最爱灵璧石。

渔沟邵帅

2019年10月30日

聊以回敬上海俞莹和徐州观象等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相关分类

公司简介|业务介绍|汇款账号|联系我们|法律声明|免责声明|知识产权声明|
Powered by © 2011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奇石展 www.zgqsz.com 版权所有
营业执照 豫ICP备17012972号-3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豫B2-20140046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豫网文1576-012号

豫公网安备 41138102000121号

指导单位:中国观赏石协会 中国奇石文化艺术协会 中国奇石展组委会 中国奇石文化研究会 河南省收藏家协会
运营管理:河南京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:南阳恒盟律师事务所
客服QQ:254013166 1980017353 投稿邮箱: kefu@zgqsz.com 服务热线:杨会长 13938994987
中国奇石展.中国石展网.中国奇石网.奇石展销会.奇石论坛.奇石博览会.珠宝展销会.
提醒:禁止发布任何违反国家法律、法规的言论与图片等内容;本站内容均来自个人观点与网络等信息,非本站认同之观点.
返回顶部